蒙娜丽莎娱乐平台,我们从事文学,就是把一切献给了文学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1-10 12:23:55
人气:394

蒙娜丽莎娱乐平台,我们从事文学,就是把一切献给了文学

蒙娜丽莎娱乐平台,来源:现代散文网

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违规必究。

我们从事文学,就是把一切献给了文学

作者:窦超超

我们从事文学,就是把一切献给了文学。这是我和王淑惠老人在黎明的微信聊天中她所对我所说的。当我看到这条信息我无不肃然起敬,深深的折服这位花甲老人。对于王淑惠,我一直不敢动笔,岂止不敢动笔,简直就是不知从何说起,也因自己文字功底差的原因而不敢妄加弄墨摆文。

记得第一次认识王淑惠是在4月11日兴文节上,当时我和王宝龙,胡彩过老师负责接应王淑惠,因未曾见过,我就在想,王淑惠该是年轻且有文人傲骨的一位女性还是?可当我见到王淑惠时,心中不免有些失落,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她穿着朴素,手里提着一个布兜,肩上还斜挎一个已经磨损的包,不难看出,这就是一幅活生生土里土气的农村妇女形象,当然,我并不歧视农村人,因为我也来自于农村,我的祖祖辈辈都来自于农村,我又有什么脸面去嘲笑一个农村人,只不过这位文人的形象与我所想象的文人形象大相径庭。

在等待其他文朋时,王淑惠并没有文人的架子,而是平易近人的从她的布兜里掏出自己出的书让我们看,并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给我们讲解着,讲述着,讲到兴处时,也会即兴赋诗;或者背诵她写过的诗;或者用她醇厚的家乡话唱一首陕北民歌,更甚唱着跳着。而这对于我一个青年来说都难以做到的事情在王淑惠这位已经68岁的老人身上显得是那么轻松自如。

再次见到王淑惠是在4月28日,洪庆山国家森林公园水泉山庄举办的第五届槐花节及农家乐十周年庆上。作为东道主,我本该尽地主之谊,可因种种事宜,却没有热情的招待好各位文朋书友,尤其对这位花甲老人。她从我们布置好书画的展台后就开始站在她的那一席之地,绘画牡丹,并现场收徒,耐心指导讲解。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而她的心却只有她的创作,任外界如何嘈杂,热闹,这都丝毫无法影响她的创作。这种境界是难能可贵的。

烈日炎炎下,我们把水送到她的身边,她也顾不得喝上一口。

“王老师,累了就坐着休息会。”,我们担心她的身体,劝说道。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说完,她又开始她的创作。

“王老师,这幅做完去我家画吧”,这次她欣然应允。其实我们是担心老人的身体,想让王淑惠老人到我家休息,可不曾想,她一到我家,就又开始了自己的创作。

饿了,也只是草草的吃块锅盔,喝口水。

直到下午两点正式吃饭,她也只是吃了一半就去忙碌她的创作。就这样,一幅幅牡丹,在她站着的情况下活灵活现跃然纸上。

不愧是牡丹花后,更是她对创作坚持不懈的精神,更是把创作当作生命,用生命来凝结。

我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翻看微信聊天信息和朋友圈。这成了一种规律,或者更多的是现在年轻人所具备的一种常态。

今天,如同往常,我6点30醒来,翻看着朋友圈,而王淑惠老人也在5时43分发了一条,内容是这样的(摘抄其中一部分。):

言归正转,就说么我家儿媳妇休礼拜,要做变样饭,她想老太太一个礼拜光吃西葫芦,莲花白,礼拜六买点豆角,蒜苔,再给娃们买点樱桃草莓,这样媳妇儿就买菜去啦。我做啥呀,我想着给自己寻点营生,烧些稀饭,叉些西葫芦调菜。她回来刚好带了几块馍,那就开饭吧!变样的炒面就下午吃吧!

我是人老了,做不了什么好饭了,媳妇做得炒面真香,吃完一冼碗,我再烙上两张饼,你看没做个啥啥一天不就夜幕拉下来啦,我没表,要出去卖书,背几本,有作者王宏哲的《空场地》,以及《古代白话情史》,这两本书是备下我看的,不是装模作样地看书呀,而是站不住的时候,差心慌呀!当然剩下再主要带《凤凰鸟》《生命的颜色》《漏屋水滴》。再拿一只板登,把老太摆摊(滩)的姿态拿出来,一二一上路,到路口村人问天黑了做啥?答:卖(买)我出的书,必须准确有我。刚好我的屈老头也瞅见了我的出行,王淑惠干啥?卖书。一边走一边想今晚上把本老太丢了,是不是屈老头会沿着卖书的路线去找,有点疑惑有点侥幸。

老地方,十一路汽车站路里边,正对着几家饭店。铺一块不太大的塑料纸。朔料纸上再铺一块牛皮纸,摆上几摆书,本来要摆六本,三本还没摆到呀,城管就来了,敢紧收。转了一个弯,摆在汽车群里,不大一会城管又来了,我没反感,我是良民么。赶紧收,好在又不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摆地摊,钥匙串呀针线盒,盆盆碗碗胡芦旦旦,一河滩拾也拾不起来,就六本大作,一拿走人。说话中城管就到了跟前,抓起一本书要拍照,还说:什么黑书。分明是白皮书,什么白皮书,意思就是封面是白颜色的书。好我的邻村乡党哩,我不是卖的,那你干啥?以文会友,以文会友。那位城管还很灵醒,他拍书后的二维码。本老太从来不知道那俩的用途。乡党放我走么,叫你走你怎不走,转个弯又摆上了,得是跟城管捉迷藏哩。我走我走,看来今晚要吃闭门汤了。不行走卖也是一个办法,自从去年四月二十三开始,又不是没尝试过。这位老师,能看看我写的书吗?不认字,不识字,没文化,没文化,我家的书多那个可啦,我今晚不揭露,你给我抖这个底不,我知道你住那,我知道你家有书库还是藏书室,要是包罗万象的话,不就缺我写的书吗?人家收藏画专家,肯定要收藏户县农民画,谁敢说收藏书专家不收藏农民出的书,等你那一天想收藏我的书,我还不卖给你呢。

也真是的(真也是的),今晚尽遇上些不识字,没文化的人,难道满纺织大街只剩王淑惠这个女秀才吗?错,一头砸进夜幕看看寻下寻不下几个文化人。又是轻轻的文明的有礼仪的一声称呼,先生请买一本我写的书好吗?那人投过尊重的目光:你写的。真的是我写的,翻开封面,有作者简介,能对号,略翻内容,想买的意向,回望媳妇,那媳妇真是开明女士:你想买就买吧?是第一宗生意成交,好不令人兴奋,应了一句俗语,有个卖啥的就有个买啥的。我真想让那几个不识字没文化的人看看,有文化的大有人在。

接下耒继续走卖,车站跟,这位老师能看看我写的书吗?三本,三本都是我写的,为了介绍全面一定要打出一个饱滿的旗号,什么内容,您看一下就知道了,因为他们三个人,耳旁那个女人有小嘀咕,男人还是果敢,轻轻小浏览,想买,女人看起来拿不了男人的事,男人买下了还让作者签名,今晚尽然还有人高抬了一帮,内心自然有了得意的波纹。

走啊走乐啊乐,我不卖书谁卖书,夜幕之下乐悠悠,一派济老先生的风范。

继续,那边餐桌前四五个人刚围上,上前上前快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那小伙三十出头,四四方方的带有正气,绝不是那几个不认字没文化的作派,不仅有文化,水还深呢?他说他知道《凤凰鸟》这本书,一看就买。真痛快,大有收获,在饭店门口站一下,那女老板竞然说:还不走,已经给过你钱了,奇了个怪,我什么时候问你要过钱,女同胞就这种德性,随便污辱本老太。什么本事,今晚买书的三位都是男同志,看来男同志有文化的人多,又走近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同志,就剩一本了,不要我就回家啦,大妈是这我呢也没多少时间看书,买一本短篇的,散文就是短章,好成交。

认真看完,字里行间里无不透漏出她生活的艰苦,省吃俭用。以卖书为生,还要被城管追撵,甚至当成乞丐来施舍。当然,王淑惠老人这些书如果有一个正经,正规的渠道来销售,那么她也就不会与城管呀,市面上不理解的人或侮辱她的女老板纠结啦。毕竟这书是经过几十年三更半夜的写作积累而成,在煞费苦心的自己花钱打好字,攒上六七年,把仅有的一点积蓄花光,这说的只是散文集《生命的颜色》,对于诗歌集《漏屋水滴》和长篇小说集《凤凰鸟》来说,能稍微好些,有人赞助,但这种赞助又令她背上厚厚的人情账,这种人情帐是最难还的,也是最还不清的。

现在关键问题是王淑惠老人 仍耿耿于怀想出自己的爱情书《苏潘若》,因为这是一部回应北大校院诗人沈泽宜的诗集。

故事还的从这里开始说起:

诗人沈泽宜六十年代在子洲中学校院,是王淑惠的文学偶象,从一九六七年后五十年再没见过面,但她写的右派老师,沈沈泽宜看到后很是感慨,二0o八年沈泽宜到西安在建国饭店托乔芳莲转赠王淑惠一本爱情诗《西塞娜十四行》,王淑惠认真读完后冬天就写下了六十首苏潘若,她一直坚持写到九十九首。

再说沈泽宜,沈泽宜由于命运的不幸,在北大时与烈女林昭恋爱,后被打成右派,工资微薄重帽压头,有过两次爱情的交集,也全以失败告终,2o14年去逝,终身未趣。

这无不留下人生的遗憾,可沈泽宜作为唯美诗人,他把爱情看得很神圣,也写下了几万字的纯论爱情,这位江南才子,虽然终身孤独,但他达观热情,内心波烂壮阔,生活态度从容风趣,对人世界另一半的思考很独特,当然也很浪漫,他的《西塞娜十四行》,写下洋洋洒洒的一百二十首情诗。书名《西塞娜》,西塞是湖洲诗人张志和西塞山前白露飞的西塞两个字作为复姓,娜是聊斋中娇娜的娜作为名,他用这样一个《呼告语》展开对女姓的崇拜,赞美,渴望,友情的述写。他的作品是男姓写给天下女人的情书。

回过头来我们再说王淑惠:

王淑惠是一位西北女性,她的人生路非常坷坎,第一次婚烟的不幸,使她的心灵有对刀辟斧凿的伤痕,但因她生就一颗真善美的心灵,由年青时对爱情的深深渴望和美妙憧景,在读过沈泽宜的诗后,迷蒙成心中美景,她大言不惭地说,我要为天下女儿代笔回他一腔美意。她也学沈泽宜的手法,设制一个呯告语:于是有了苏潘若:苏象苏轼一样豪放多才,潘象潘安一样美貌,天下女子都向往俊男美郎,若象张若虚一样多情,然后尽情地舒发对想象中的爱人如思如幻的情意。

王淑惠说自己文才粗浅,技法薄弱,比不上沈泽宜写得整齐工稳,但情感是真挚的,心态是浪漫的,思绪是飞扬的。想在有生之年献给民间一卷爱的画图,也用此书告慰她的偶像沈泽宜老师的在天之灵。故而才有卖书出书。

然而王淑惠却没有被这种不理解或侮辱的行为所击败,仍然对生活抱以积极,阳光,向上,热忱的态度。也正是因为这种态度她才能走向成功,而这种态度更是值得我们年轻一辈人所学习的。

把文人逼到绝境,这无疑是典型底层文人落魄的真实写照。当然,这里的底层并不是说王淑惠文学功底的低矮,而是人物的低矮,也不能准确的说是人物,更多的是身份吧。毕竟有的人写作平庸,身份头衔却高的离谱,那样,趋炎附势的人也就多了,包装的人也就多了,硬生生的把二锅头兑凉白开说成琼浆玉液,身价也就自然而然高贵得很。

因王淑惠发朋友圈的文字里有几处错别字,我便发私信给她:

老师:刚读完你的作品,其中:摆地摊的摊子打错了。真也是的,我们说的是:也真是的。

很快王淑惠就回复道:谢谢你的关注与改正,你写的诗很好的。

谢谢夸奖,我应该更多的向各位老师学习。还有,你用的是五笔打字还是?

我不会用五笔,手写半屏写下的。

这又一次深深地触碰我的心灵,我用搜狗打字已经很快,但遇到字多的时候却也懒得动手,可王淑惠用的是手写半屏,更何况面对如此之多的文字,这简直是一项伟大的工程。

我们互相学习,你们还是文化水平高。

难怪,有好几处错别字。我也经常犯这种毛病。我是小家无所谓,你是大家,有大所谓。

难怪并不是说王淑惠的文化水平低,而是她那么与时俱进,能在手机上打字,这对于她这个年龄段来说,实属不易。话又说回来,文化水平的高低并不取决于一个人优秀的程度,文化水平高者并不见得多么优秀,同样文化水平低者不一定是多么无能差劲。她文化水平低也许是因为家庭穷困原因,也许是自身原因(比如我),反正有着好多不可抗拒的因素。

不怕,我不认为,我是什么大家,我是一个没文化的老太太,活的悲苦,拿文学开心哩,没只望立德立业立功。你们现在年青人眼光宽泛,我们年青时思路乍的,你好好努力,有这么好的氛围,我年轻时,没人引导,靠自己摸索哩。

说的好,文字只是我们对自己内心真实情感的一份表达,而不是炫耀功名的利器。再说,机遇可遇而不可求,现如今不仅交通发达,网络也发达,思想呢也开放。我们生在了一个这样的好时代,如此优越的条件,如果不珍惜,简直就是浪费,往大了说,就是浪费生命。那么我们就一定要抓住,不为别的,只为充实自己,等到老的时候也可以自豪的说声:充实的人生,我没有白来。

好,你很有志气,在文学上投入,不是说脱离劳动,一边劳动,一边思索,我也一样,不劳动怎吃那一碗饭哩。再说很多感悟要从生活中来。一边生活一边写作,才有素才,我昨晚不去卖书,我会有卖书的感受吗?像你有一个家居场所。仔细体会妈妈与弟弟的心思。写小说,写自己的容易,写别人的心理难。

说到写作,它源于生活,但也要看怎样把生活体现的更好。借此机会我也向王淑惠老人请教了一些写作上的技巧,希望她能点拨我一二。故而发信息:

原来我想把村里的事写成小说,但文字功底太差,写到一半就没在动手。我舅爷告诉我,馍是一口一口吃的,切不可急功近利,所以我开始以散文,诗歌的形式来描写生活。因为没有进行过专业的知识,所以我的文字准确的来说,没有章法,诗歌没有别人所谓的韵,律。我只是根据自己的感觉来写。昨天看到你说我写的东西不是我这个年龄段所具有的,那是因为我的生活环境所影响,我个人原因所导致。这个问题,在我上初中是我们语文老师也说过,那个时候我们老师说我写的东西太过消极,可是我想是因为别人没有过这份感受。

你舅爷说的对,循序渐进吧。我介议你做一些写小说的准备。心里想到一点记下一点,这是我的体验,也是一些作家的规律。比方说贾平凹那么多细节,平时不记录,能成吗?我小说中那些信就是真实的信。你不集。你写时是不是再编一封信,编出来也许不是原汁原味了。摸索,学习,前进,探讨。

想到王淑惠一天熬夜习作到很晚,起来又那么早。不由替她有些担心,怕她身体吃不消,又发信息道:

老师,提个小小建议,或许言语用词有些不当之处,还请包涵:执着,精神是我从你对文艺单方面的看法,这是难能可贵的。也是我们所值得学习的一种精神,但我想老师更应该注意休息。经常看到你深夜1点多还在写东西发朋友圈,四点钟又起床,我很敬佩,长听人们说老人没有瞌睡,可老师没有瞌睡和他们的没有瞌睡应该不是一个意思,老师没有瞌睡是文艺思想的体现,所以建议老师还是多休息,照顾好自己,爱护自己。

谢谢,因为想写的那一会,思维就活跃丰富一点,所以得抓紧所渭的稍纵即逝的灵感。

是啊,文人是苦的,写作也是漫长的,我们要经受的起时间的重重考验,也要克服一切艰难。正如王淑惠所说:我们从事文学,就是把一切献给了文学。

作者简介:窦超超,字墨寒,号中原子冷。西安市灞桥区洪庆镇水泉子村人。洪庆文艺协会会员,爱好文学,笔耕不缀,多数作品发表。

整站最新

整站热门

随机推荐